新浪新闻客户端

两位“打虎老将”坐镇指挥 这几类人要被严查

两位“打虎老将”坐镇指挥 这几类人要被严查
2018-07-22 20:17 北京青年报
11K影院 长三角区域24日夜间至28,大气扩散条件一般,中北部、等地有轻度霾,部分地区中度霾,29日起,受降水和冷空气共同影响,霾天气减弱消散。

  原标题:两位“打虎老将”坐镇指挥 这几类人要被严查

  撰文 | 孟亚旭 

  扫黑除恶行动进行的同时,又一场为期3年的专项行动开启。

  4月19日,民政部召开会议部署农村低保专项治理工作,强调在未来3年严查农村低保工作中的腐败和作风问题。

  关键词有——3年、低保、腐败。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关注到这件事,是因为其中的两个人,民政部部长黄树贤和中央纪委驻民政部纪检组组长龚堂华。这两人此前都在中央纪委工作,是“打虎老将”,整治腐败和作风问题,对他们来说是“轻车熟路”,再熟悉不过了。

  这几类人将要被严查

  先来说云南的一件事儿。

  云南网20日报道,因为辖区内存在村干部及家属、死亡人员和非在校生违规享受农村低保补助的问题,普洱市孟连县的四名干部被诫勉问责。就在前一天,云南昭通市清退10.96万农村低保对象。

  当然,不仅是云南。长期以来,“人情保”“关系保”等问题屡被提及却迟迟未解,民政部19日启动的专项治理,是要出重拳了。

  来看本次专项治理的重点:

  以财政供养人员和村(居)委会干部、低保经办人员尤其是民政部门干部职工近亲属违规享受低保为重点,严肃查处农村低保中的“人情保”“关系保”问题。

  严厉惩治县乡低保经办人员和村(居)委会干部在农村低保经办服务中,利用职务便利贪污侵占、虚报冒领、截留私分、吃拿卡要、优亲厚友等违纪违法问题。

  此外,乡镇政府和县级民政部门在农村低保工作中作风漂浮、敷衍塞责、不敢担当,以及对群众申请推诿、刁难、不作为等问题也是本次治理的重点。

  “打虎老将”坐镇指挥

  坐镇指挥的,是两位“老纪委”——黄树贤和龚堂华。

  从2016年11月开始算,黄树贤担任民政部部长差不多有1年半,到民政部前,黄树贤已在中央纪检监察系统工作16年。

  2000年12月,时任江苏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厅厅长的黄树贤北上,履新原监察部副部长,时年46岁。受命到民政部救火时,他身兼三职: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国家预防腐败局局长。

  担任中纪委副书记期间,黄树贤曾分管第八纪检监察室及人事工作,期间第八室查处多个大要案,广东省政协原主席陈绍基案、广东省纪委原书记王华元(后任浙江省纪委书记)案、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案等。

  黄树贤在民政部的前任,是被问责的李立国。

  2017年2月,中央纪委官网发布消息,民政部原部长李立国和原副部长窦玉沛双双被问责,李立国被留党察看2年,降为副局级非领导职务。

  2017年7月,龚堂华(时任中央纪委第三纪检监察室主任)接替贾育林履新中央纪委驻民政部纪检组组长。他履新前一个月,曲淑辉被问责——

  “曲淑辉同志担任中央纪委驻民政部纪检组组长、民政部党组成员期间,未按照党中央要求履行全面从严治党监督责任,对驻在部门所辖单位发生系统性腐败问题严重失职失责;未按照党中央要求聚焦主责主业,长期干预和插手驻在部门下属单位相关工程项目,并从中谋取私利。”

  不过显然,龚堂华今年的任务会更重。

  根据民政部2018年的预算,“纪检监察事务(款)派驻派出机构(项)440 万元。”

  2018年财政拨款预算数比2017年财政拨款执行数增加280万元,增加 175%,主要原因是中央纪委驻民政部纪检组纪检监察任务增加,支出相应增加。

  前任民政部长的“锅”

  多说几句李立国。

  2016年6月,中央第九巡视组在向民政部反馈巡视情况时提到,“党的领导弱化,贯彻中央社会政策要托底、打赢脱贫攻坚战等重大决策部署不到位,有些惠民政策在一些地方落实不及时不得力。”

  民政部社会福利与社会进步研究所社会保障研究室原主任唐钧在接受《环球人物》采访时,曾说了这么一段话——

  “从2010年到现在,城市低保对象数量下降得特别快。2009年最高峰时约为2300万人,现在只有大约1700万人。这么做是有问题的,因为理论上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全用经济手段让所有人脱贫,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做到这一点。为了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习总书记提出了‘精准扶贫’,并为此提出了‘四个一批’,除了扶持生产和就业发展一批,通过移民搬迁安置一批之外,还有通过低保政策兜底一批,通过医疗救助扶持一批。前两个‘一批’由国务院扶贫办负责,后两个由民政部负责。像现在这样盲目地把低保对象数量减掉,就与习总书记讲话精神不一致,是不‘精准’的。”

  他认为,有些地方的低保对象大批量减少,并不是他们真的小康了、富裕了。

  “比如,低保对象当中,有一部分是下岗工人,他们的父母原来可能是国有企业员工,分得一套小面积的福利房,这一代人现在基本上都去世了,房子就留给了儿女。如今,儿女也都五六十岁了,他们可能会有两套房。他们的孩子也长大了,但买不起房,只能住在父母的老房子里。有些地方因为这些下岗工人有两套房,就取消了他们的低保,但他们的生活还是很艰难的。国际上有一个惯例:不能变现的财产不能拿来作为限制条件。有些地方的做法在理论上讲不通,在实践上有些‘左’,最终会损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质量。”

  19日的会议要求,全面排查农村低保在保对象,防止“漏保”情况发生。

责任编辑:霍宇昂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8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